《人世间》对原著改编挺大,小说思想厚重,剧作矛盾突出很吸睛

2024-03-08

来源:齐鲁晚报

改编自著名作家梁晓声同名长篇小说的电视剧《人世间》进入收官阶段,相比原著小说朴实、平稳、匀速的精彩叙事,电视剧进入后半段剧情明显提速,戏剧冲突高度集中,“苦难”的轮番碾压让观众直呼受不了。描绘50年中国百姓生活史的115万字皇皇巨著厚重、雄阔,呈现宏大叙述与历史厚重感,但影视化改编会对原著有人物、情节、主题的取舍,剧版注重戏剧冲突,让剧集看点十足,呈现不一样的观感。

人物改编强化特色亮点

相比原著,电视剧《人世间》在人物刻画上整体延续原著,周志刚、周秉义、周秉昆、郑娟、郝冬梅、冯化成等主要人物贴合原著,有的人物稍微简化了人生经历,比如删去了周秉昆做群艺编创、杂志副主编的经历等;对骆士宾、水自流、金月姬、乔春燕、周蓉、姚立松、周玥、周楠等角色做了较大戏剧化调整,让每个出场人物更具看点、故事冲突性更强。人物的改编大部分符合电视观众口味,也有的人物改编存在争议。


原著中,乔春燕活跃在小说前半部分,也有着洒脱、奔放、要强的个性,电视剧强化了角色个性,完善了人物关系,让角色更加饱满。剧中,乔春燕出场就果敢、直白地追求周秉昆,而且三番五次示好,看对方无动于衷,转身投入会吹口琴的德宝怀里。编剧细化了春燕在夫妻关系、上下代关系、职场关系中的戏份。强势女配窝囊男,互扇耳光的夫妻关系一地鸡毛;与母亲关系激化,还有个离家出走的儿子;职场上也跟随时代起伏波折,导致心态起了变化,最终从“光字片”消失。春燕是个小角色,但在编剧的细致刻画和演员演技加持下,成为一条完整的、有独立看点的人物故事副线。


小说重要的内涵之一。剧集把小说中去世的郝省长写活了,让他与金月姬一起践行出于公心、不想徇私枉情的“不来往策略”。郝冬梅批评金月姬“过去还是教训得轻”等戏份,小说中没有,但让剧很快立住了母女两个人物,引发观众对“阶层差距”的议论。金月姬帮周秉义转变仕途、与寄宿的周玥的关系等内容,原著着墨不多,但电视剧通过这两件事把金月姬的官场哲学、处世哲学呈现得活灵活现、意味深长。原著中金月姬坚持自我的原则,但内心充满困惑,她思考的不是世俗的“门当户对”,而是如何保持平等、纯粹的亲家关系、阶层关系,她至死困惑的是,“我们这种人,应该与老百姓最亲,怎么成了最怕与老百姓结成亲家的人?好像哪家老百姓与我们结成了亲家,就变成了我们的敌人似的。”小说中金月姬有好几次这样的深入思考。电视剧改编让金月姬鲜活、丰润,原著的金月姬更困惑,也有人情味。


骆士宾是对原著角色改编最大的,也比较有争议的人物。小说中骆士宾篇幅很小,这个人物就是纯粹的杀人犯兼强奸犯,最终抱上了一个商人的大腿富贵了,回来抢周楠,蛊惑周楠去留学,与周秉昆发生争斗,两人从楼梯滚下来,骆士宾摔成植物人后死亡,周秉昆被判坐牢12年。电视剧把骆士宾拔高,让其承担起五十年生活变迁中立在经济潮头的企业家形象,让其经历商业大潮、企业困境、夺子大战等,戏份很多,矛盾冲突强,但对这个人物的反思性、批评性的不足,导致观众对其产生争议。


改编中最可惜的角色是周蓉。原著中郑娟是“受难天使”,周蓉则是“自由女神”。周蓉是上世纪六七十年代的潮流人物,她美丽、大度、从容、自信、勤奋、上进,她不甘平庸,勇于追求爱情和事业。原著用三次“娜拉式出走”来刻画这个人物,描写知识分子的浪漫、勇气。但她性格中伴随的任性、叛逆,给了周父、周母心灵和健康极大的伤害。电视剧对人物刻画不足,导致角色成为“恋爱脑”“自私自利”的狭隘性人物,其实在原著中周蓉对哥哥、弟弟充满亲情,担忧哥哥仕途,担心弟弟生计,并不是剧中的冷血人,角色不完美但鲜活,有强大的生命力。

呈现良善真情,追求多元思考

《人世间》小说多角度、多层次、艺术而雄辩地描写了50年时代风云变幻,从宏观描绘了社会变迁,从微观描绘了日常生活,藏着生活的智慧、逻辑和艺术。原著花大笔墨描绘了父女情、父子情、兄妹情、友情等,通过周家及其周围刻画出复杂的人伦理想,呈现和睦、淳朴的真挚情感。


这部剧中,延续原著,从周志刚身上呈现出传统严父、慈父的“好人”价值观;周秉昆呈现出平凡人的善良、敦厚、宽容,护家和爱家的朴素价值观;周秉义身上承载传统知识分子气概和党员的为人民服务的理想情怀;周母和郑娟用勤劳守护幸福的女性品质;“光字片”普通百姓中有着互帮互助的邻里情感……这些情感价值的呈现,都是严肃文学一直以来承载的使命,也打动一代代观众的心灵。


电视剧对原著的改编中,继承了原著这种宏大磅礴和对良善真情的传播。有的剧情对原著的这种深刻内涵,做了多元化议题演变,让剧情更具话题性。

比如剧中大篇幅的“夺子大战”戏份,原著中,周秉昆一开始对周楠存有芥蒂心,不是亲生儿子,而且还牵扯如此多的陈年往事。但周秉昆是善良、敦厚的人,他爱郑娟,爱郑娟,郑娟爱周楠,周楠从小尊重爸爸,在日常生活中周楠对周秉昆充满天真、崇拜感的爱,软化了他的心,让周秉昆慢慢将周楠视如己出。在小说中部,骆士宾来要儿子,周楠因生气周秉昆反对他和周玥恋爱,也受骆士宾的劝说,决定去留学,周秉昆找到骆士宾并未与他过多纠缠,第一次见面就打起来并把自己送进了监狱。周秉昆长达十多年服刑,换来的是与周楠更深的情感,以及周楠对周秉昆、周家的情感与价值观的认同与继承。周楠自己考上大学,在周秉昆出狱时已成为哈佛大学助教,但因在校园枪击案中见义勇为而死去。

原著写道:“我们的父亲年轻时就是见义勇为的人,楠楠这个做法,太像周家的人了。秉昆争这个儿子,就是为了不让楠楠成为骆士宾那样的人。”电视剧将这段戏扩展成“夺子大戏”,融入了更多冲突与话题,可以引申出骆士宾对“香火继承”的执着、“亲生与亲养”关系、“富爸爸与穷爸爸”、金钱与亲情、“认贼作父”等等话题的讨论。这种构思更符合追求戏剧冲突的创作理念。


原著最后写到:往后许多代中,估计再难出一个周蓉这样的美人儿,也再难出一个周秉义这样有情有义的君子了,周家这样的寻常百姓人家的好故事,往后会百代难得一见吗,周秉昆想到这里眼泪禁不住往下流。《人世间》原著描绘了一代人的理想主义追求,小说永远记录下了那些热腾腾的、鲜活的群像式生活场景。电视剧《人世间》在原著基础上,大胆构思人物和重构剧情,呈现出高密度的戏剧冲突与剧情看点,吸引观众。原著精彩,影视化改编也同样不落俗套很精彩,读者、观众可以收获双重体验。